母亲从大半个月前开始,不断地提醒我要提前买好回家的车票,我一口答应着,却一直从未付诸于行动,总觉得年关还有好些时日,所以直至今日车票依旧下落不明。今年也参加了两个年会,年会上道着新年好,心里却没有任何意识。


我对过年不曾投注过多少情感,唯有儿时那段光阴带着喜悦,此后这些年对春节甚至心生恐惧。

 

春节,一个传统而又古老的节日,早在秦汉时期的礼乐风俗,在当下朴素的民间依旧慷慨盛行。三百六十余日,便是一次轮回。草木枯荣变幻,四季更迭,冬去春来,日月阴晴圆缺,每至年末,都要奉行一次繁华的盛宴,辞旧,迎新。

 

岁月催人,它的仓促令我有点措手不及。在外求学漂泊多年,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,对这些传统的民俗虽有敬意,却减了热忱。春节将至,脑海里的年味依旧清晰可见,不过生活中的年味确是淡了很多。

 

儿时过年,繁盛隆重,年味极浓。早在年前一个月,便开始忙碌置办年货。记得那时,老是和母亲一起上街采购,这儿逛逛,那儿走走,于是时常抱怨路途太长,也只有那个时候,才会惊讶于街市上繁多的店铺,好像雨后春笋一夜之间冒出来似的,常常逛到双脚酸痛,于是回到家里与母亲一起,泡壶热水,一解一日的疲乏。

 

年前几日最为忙碌,宰猪杀鸡,备好过年的食用,鸭肉用白糖、盐巴、酱油,腌制于缸里。趁阳光潋滟之日,挂在竹竿上晾晒。寻常日子里,切出来,只要拿锅一蒸,便是人间美味。新鲜的鱼打捞上来,置于大水缸里养着,待到有客上门,便捞来一条,以保证肉质的鲜美。猪肉,则切成大的肉丁,用白酒、食盐、白糖,搅拌均匀,灌入肠衣,取食指到小拇指的长度打上绳结,以方便取来食用。制好的香肠也要静置风干,定型,也更易保存。煮饭的时候,在锅内扔上几根,整锅米饭便有了特殊了肉香味,以至于像我这样对于米饭不太钟爱的人,也都能吃上一大碗。熟透的香肠取出,切片,也是父亲极爱的下酒菜。

 

一排排挂于檐下的鸭肉、香肠,空气中弥漫的咸香,亦是年里最难以割舍的味道。

 

打年糕,也是家乡的一大习俗。每到那时,乡村邻里总是热闹非凡,家家户户来回串走,这家的米已经上锅快要蒸熟,那家就准备沥水准备上锅。邻里两个强壮的男子已经持着石锤在石臼边等候,待到蒸好的米倒到石臼里,两个壮汉交替而来,你锤我打,中途要不断给年糕翻身,这个时候就要请村里最熟练有经验的稍长者来进行,如果不掌握好节奏,不仅大大影响年糕的口感,翻年糕的那个人也会有危险的。我那时总对翻年糕的师傅有种崇敬的感觉,当然现在也是,得有多大的勇气和能力才能应付如此危险的工作啊。

 

一笼的年糕要经过反复锤打,捶打后放上桌案,搓成条状,才算最终成型。打好的年糕,揪出一撮,直接吃,或者加点红糖,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。这也是我儿时,对于年味,最深刻的理解。

 

除去准备节里的各种美食,还有很多零零散散的工作。

 

洒扫屋舍,掸去门窗的尘灰,拆洗被褥床单,清洗各色器具。上街给孩子们添件新衫,挂上红灯笼,再贴上对联、门神、年画等等。母亲是极为节俭的人,平日里的灯总会随手关掉,年时的红灯总是一夜开到天亮,也不心疼,倒是在平日里母亲一言一行熏陶下的我,常常心疼得不行。不过对于冬日年里那一抹红,我是极喜爱的。随着年岁着增长,亦愈发难以割舍。

 

除夕之日,母亲则要在厨房忙上一整天。每年我所做的事,则是围上围裙,在母亲一旁,帮着择菜、剥蒜、清洗蔬果,房舍人家,一蔬食一瓢饮,其乐融融,皆有喜气。

 

年夜饭也定当极其丰盛,备好满桌的菜肴,先点上香烛,然后跪于堂前祭拜祖先,祈求祖先保佑来年顺利,阖家幸福。礼毕,方可一家团圆入席吃饭,春晚亦是年夜饭中不可缺少的娱乐。餐时,儿时的我亦会对平日离不开的电视置之度外,却时常盯着父亲上衣的口袋,因为那时的我早已知道父亲的口袋里装着给我的压岁钱。饭毕,便可去附近的商店买上小盒鞭炮礼花和零食。然后约上一帮玩伴聚于一处,嬉闹玩耍。

 

家里有个规矩,除夕之夜不能在外待太久,需早早回家,睡前有燃放鞭炮的风俗,俗称“关门炮”,意味着一年已止。过了十二点,待到初一这一天,天没亮,父亲便会早早得起来开门,燃放“开门炮”,有开门大吉、新年伊始之意,热热闹闹,吉吉利利。

 

正月初一,母亲也总是一大早便起来了,堂前红烛高照,案上的供品也摆放整齐。然后锅内煮上一大锅自家做的石磨豆腐,蒸上前几日刚打的年糕。豆腐在锅内不断翻滚,有好运滚滚而来之意。香味不断飘出,我也便不自觉醒来了,穿上床头的新衣,便往厨房冲去。说来也是奇怪,那天的豆腐,和寻常日子里的味道,完全不同。虽都是相同的做法,寻常日子,怎么也做不出来。大概是年里,豆腐都自带了喜气吧。或许,这便是“年”在人心底,有那么重的位置吧。

 

吃完热滚滚的豆腐和年糕,我便会与母亲往寺庙里去,烧香、跪拜,祈求佛祖的庇护,寄望来年平安。

 

正月里的几日,走亲访友,拜年送礼,夜夜繁华喜庆。一年中,唯有这些日子,无须耕织,安了心地开怀享乐。红红的灯笼也从除夕之夜一路照到元宵,年味才渐消。

 

草木沾染了喜乐,慢慢张开而来。日子开始简单悠长,如那延绵的流水,流向无边浩瀚的天际。

 

日子越过越好,长大后的年,却再也寻不回当初滋味。一人在外漂泊,小的时候不懂,长大了才明白,原来所谓年味,不过就是家人间的团聚。在聚少离多、各自奔忙的寻常日子里,只有那短短的时光,可以撂下生活的重担,一直相伴左右。


冬至食礼
破壳而出 合创未来 | 2017年“设计+创业”主题沙龙,膳佳家居创始人陈文发表演讲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拾年味丨记忆里那段温暖的年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